深圳教育

中共六届六中全会首次提到“四个注意”

六届六中全会首次提出“四个服从”(党的历史上的一页),是党的历史上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一次代表大会。

大会肯定了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首次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在党的制度建设和学科建设史上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会议强调“纪律是执行路线的保证”,并首次提出民主集中制的“四个服从”原则: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从属于上级;全党从属于中央委员会。

这次代表大会之所以重要,之所以能够提出和解决一系列以前没有提出或解决不了的重大问题,是因为我们党经过十七年的斗争已经成熟,“学会了使用马克思主义的武器”。

“四个服从”是对过去积极和消极斗争经验的科学总结。

毛泽东在讲话中特别指出,“有两次历史性的党内斗争,一次是遵义会议的斗争,另一次是把张郭涛开除出党的斗争。”事实上,他指出了积极和消极经历的重要来源。

遵义会议是积极的经验。

会议纠正了第五次反“围剿”中犯的“左”倾机会主义原则错误。在生死关头,由于坚持了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错误得到了纠正,党的团结得以保持。

反经验是张国焘在长征中成立“中央委员会”,分裂党和红军。

毛泽东指出了张郭涛在组织纪律上的错误。“在张郭涛的组织路线上,它完全背离了共产党的一切原则,破坏了党的纪律,从小的组织活动发展到反党、反中央、反国际的行动。

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系统地提出了“四个服从”的原则,因为这次大会是在新的路线斗争的背景下召开的。同时,王明严重违反了党的政治纪律和规定,破坏了党的团结。

王明1937年底从苏联回来后,提出“一切都要经过统一战线”,否定了党在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这在党内造成了严重的错误影响。

当王明在武汉担任长江局局长时,他做了一些别的事情。他不仅不执行中央的指示,而且多次未经中央同意发表中央的决议和意见,暴露了严重破坏党的组织纪律的问题。

没有严肃的党纪,就很难完全纠正错误路线的影响,所以毛泽东提出“继续坚持铁律的必要性”,并要求“中央到地方的领导机关要制定党纪,把它作为党的法律和纪律的一部分”。

“四个服从”作为民主集中制的基本原则,在实践中逐步深化和完善。

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在修改党章时,把党章修改为:“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有些组织统一服从中央政府。”它强调了上下级关系的原则,更加严格、科学地表达了这一原则,为我们今天的理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