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努力解决医疗问题(民生福利圆桌会议)

饶克勤议员:政府对公立医院的宏观管理职能分散在医疗保健、物价、医疗保险、食品药品监督等部门。只有通过多部门联动,改革才能取得突破。

毛宗福代表:彻底消除使用药物支持医学不是简单的消除药物添加,而是全面的改革。

方来英:目前,许多基层医院的硬件还不错。天赋是个问题。

段宇飞代表:家庭医生团队的签约制度应以提高质量和效率为重点,把提高签约服务质量放在首位。

何林代表:基层医疗服务必须尽快得到患者的信任,才能真正解决基层人民的医疗问题。

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努力解决群众医疗问题,是今年政府的一项重要任务。

代表们说,有必要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克服困难,深化医疗改革,以缓解困难和高昂的医疗费用。

关于政府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报告提出要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协调医疗价格、人员工资、药品流通和医疗保险支付改革。

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饶克勤认为,公立医院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其核心是政府宏观治理、医院法人治理和医院内部管理三大机制。

政府对公立医院的宏观调控职能分散在医疗保健、物价、医疗保险、食品药品监督等部门。只有通过多部门联动,改革才能取得突破。

公立医院的全面改革是一个难题。

在过去的五年里,一些地方公立医院的综合改革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饶克勤认为,改革的成功在于坚持总量控制、结构调整、多党联系和全面推进的原则。通过使用价格和医疗保险杠杆,可以改变患者的医疗过程,从而实现改革目标。

下一阶段,我们将继续深化体制机制改革,促进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

“公立医院回归公益的关键是彻底废除使用药物来支持医生。

彻底消除使用药物来支持医疗保健不是简单地消除药物添加,而是一项全面的改革。

武汉大学全球健康研究中心主任代表毛宗福表示,“我们必须理顺医疗服务价格体系,体现医务人员劳动服务的技术价值。我们必须实行人员补偿制度、药品供应保障制度、医疗保险支付制度和综合监管制度。只有齐心协力,我们才能从根本上根除用药物治病的顽疾。

“构建全民基本医疗保障网我国已经构建了全民基本医疗保障网,居民有看病的基本保障。

政府工作报告建议提高基本医疗保险和大病保险水平。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人均财政补贴标准提高40元,一半用于大病保险。

毛宗福表示,中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超过13.5亿,今年人均财政补贴力度加大40元。

“把国家“救命钱”的每一分钱都花在控制医疗费用的不合理上涨上。不仅要发挥医保支付监管的作用,减少“大处方”、“大检查”,还要促进合理用药,提高医院服务质量。

“药品和消耗品是医疗保险支出的主要部分。

该国已开始就高价值医用耗材进行全国价格谈判,以降低采购价格。

中国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代表俞庆明建议,推进医用耗材全国配送的集中化和规模化,降低医院采购成本,控制耗材成本,同时进行疾病支付等支付方式改革,控制不合理支出。

“编织一个严密的社会保障网络,薄弱环节是新农合和居民医保参保人员抵御大病风险的能力差。

饶克勤表示,医疗保险的功能是利用风险分担机制减轻被保险人的经济负担。

我国城乡基本医疗保险水平相对较低。一旦一个家庭成员患了重病,整个家庭可能会因疾病而陷入贫困,并因疾病而重新陷入贫困。

准确的扶贫需要加强这些人抵御严重疾病风险的能力,以使他们远离贫困。

目前,中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覆盖10.5亿人,惠及1700多万人。

饶克勤表示:“40元的一半用于提高大病保险的人均补贴水平。这是国家为帮助城乡居民增强抵御重大疾病风险的能力,逐步消除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现象而采取的一项重大措施。

“不断提高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我国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其中大多数集中在大城市和医院,农村和社区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很差。

提高基本医疗服务能力是解决老百姓医疗问题的重要措施。

“目前,许多基层医院的硬件还不错,人才是个问题。如何让全科医生这个基层最稀缺的人才,沉入基层,必须找到一个供给系统的方法。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书记方来英表示。

在西部偏远地区,全科医生让村民受益匪浅。

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健康促进与宣传教育研究所副所长何林代表表示,特别是在边远贫困地区,全科医生可以为常见病、多发病和慢性病提供及时的诊疗服务,从而为基层建立健康防线,降低患者将小病拖入重病的风险。

“全科医生引导群众合理利用医疗资源,在初级诊断、快速慢分、双向转诊、分级诊疗的有序医疗模式中发挥关键作用,发挥健康的‘守门人’作用。

“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段宇飞代表说,下一步,以全科医生为主的家庭医生队伍的承包制度应把提高质量和效率放在首位。

基层如何留住合格的全科医生?方来英建议在贫困地区建立全科医生特殊岗位制度,并直接对人民实行补贴。

段宇飞认为,激励机制是家庭医生制度的核心,广东省采用的方法是,家庭医生承包服务收取的费用不计入绩效工资总额,其中70%-80%用于家庭医生团队的绩效分配,体现了优秀的绩效和更好的薪酬、更多的工作和更多的收益。

“基层医疗服务必须尽快得到患者的信任,才能真正解决基层人民看病难的问题。

”何霖说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