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为什么这项研究这么大

我对书的宿命论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

我只是感到惭愧,我没能给这些书一个像样的住处。

他们中的一些人只被他们儿子的光弄脏了,在他的书房里有一排书架。

甚至这一排书架也不属于我。我必须把一半给我儿子。

所以,我在客厅的非承重墙上拿出几个壁橱,做成简单的书架,可以放几百本书!其余的书呢?床头柜、茶几和沙发都是临时书架。

这样,藏书也相当可观。

虽然书柜很小,但藏在里面的所有书都已经读过了。

坦率地说,不管这项研究有多大,也不管有多少本书,如果你不读,这只是一种艺术装饰。

记者:你的书房里有多少本书,它们是什么类型的?吴云峰:我的收藏主要分为以下几类:中外文学名著、中国文学历史书、社会科学书、艺术欣赏书和当代书刊。

由于空之间的空间有限,不可能做到“江河入海”,只能收集经典中的经典。

例如:中国古代百家思想散文、经典著作、唐宋诗词、子同治鉴、史记等。

外国文学,如俄罗斯列夫·托尔斯泰的作品集、法国巴尔扎克的作品集、日本川端康成的作品集、美国菲茨杰拉德的短篇小说集等。

记者:你喜欢读什么样的书?吴云峰:我最喜欢的书与农业和民俗有关。

我喜欢富有地方特色的文学作品。

因此,路遥、莫言等著名作家不仅读过而且买了一整套小说集,还有谭郑恒、唐于霞等作家的作品。只要他们看到、购买、索要礼物,甚至体验到“偷书不偷”的“回避”,他们总是不得不去读,因为他们的作品总是可以带着我,一个乡下人,回到田野里,漫步乡间,思考我的乡愁。

记者:你通常买哪本书?吴云峰:我通常只买经典名著。

例如,古典文学名著如《红楼梦》、《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诸神之恋》以及金庸、梁羽生和古龙的武侠小说。

外国小说,如《鲁滨逊漂流记》、《悲惨世界》、《三个火枪手》等。

其中一些书是自己买的,后来随着朋友圈的扩大收到了很多。

有些杂志是自己订购的,另一份在提交文章后被出版社退回。

记者:我可以和读者分享哪些阅读习惯?吴云峰:如前所述,我所有的书都是在读完之后收集的。当然,阅读也有一些细节。

信息书籍浏览速度很快,有些需要慢慢咀嚼和吞咽。

尤其是对于阅读中国古典文学,除了做笔记,有些还必须用心学习。

我不习惯网上阅读。我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一段距离。

除非我寻找信息,否则我仍然喜欢读纸质书。翻开这些纸质书,我感觉很好,有一种真正阅读的感觉,特别是淡淡的墨香让人感觉温暖亲切,有和老朋友谈心的味道。

静静地坐在窗前看书,一杯茶,一本好书,多么安静美好的时光啊!然而,这种奢侈并不常见。

一整天,我都在为赖斯和梁工作,我的阅读时间只能用于休闲。

出差时带本书,在车里读,然后在酒店读。

平时,我下班回家,在沙发上小睡一会儿,然后拿起一本书读。

睡觉前,拿起床头柜上的书读一读…随着时间的推移,阅读量也在增加。

记者:许多读者更讨厌借书。你怎么想呢?吴云峰:我不讨厌借书。

有句谚语说“书不借不读”

“除了独立阅读,我还经常和朋友交流。

这种交流,两本书都推荐交流阅读,也有交流阅读经验。

这样,不仅拓宽了阅读的外延,也丰富了阅读的内涵。

记者:你认为哪本书对你影响最大?吴云峰:打开这本书是有益的!我认为我读过的书,像我吃过的谷物一样,是有营养的。

对我影响最大的书是《西游记》。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喜欢这个故事的情节。当我读原版的时候,我发现吴承恩的诗很棒。此外,在中国古典小说中,《西游记》的内容最为复杂,它融合了佛教、道教和儒家的思想和内容。这可以说是广泛而深刻的。

记者郭庆简介红杨树,原名吴云峰,是中国散文作家协会成员。各种纸质期刊上有200多部小说、散文和古诗。

信息——人体的成长需要食物,人类精神和智慧的产生和滋养需要书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